TCL乐视小米三足鼎立 互联网电视如何走出同质化困境?

电视家2018-05-22 16:27:31

互联网电视行业在过去的一年里可谓是风波不断,先有部分厂家陷入营销问题和资金链问题,后有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倒逼小米乐视们一改以往不涨价的承诺而被用户吐槽。一时间,关于互联网电视品牌进入洗牌期的说法甚嚣尘上,更有甚者,将2016年看作是互联网电视的洗牌元年。


进入2017年以后,互联网电视行业似乎依旧没有消停的迹象,新品与新品牌仍然很积极地涌入市场。今年3月,小米电视发布4A新品,顺便引发了与出门问问之间的口水战;紧接着,在乐视推出全面屏分体电视Unique65/55的同时,TCL也推出了全新互联网品牌“雷鸟”以及雷鸟旗下的电视新品。

TCL作为传统电视品牌,在彩电市场日趋饱和、行业遭遇天花板时瞄准时机,转型到互联网电视领域当中,不可谓不明智。但不容忽视的是,当前互联网电视已经过了快速发展期,就连小米、乐视们这种盘踞其中的互联网巨头的日子都不好过了,留给TCL的机会和空间究竟有多少,值得深思。


雷鸟喊话超越小米乐视,被指自不量力

本次TCL推出的电视新品在性能方面着实比较亮眼,搭载64位四核处理器Mstar838A,2GB内存+16GB存储空间,支持60帧4K解码和HDR技术。在内容上,雷鸟电视和腾讯视频、优酷进行了合作,同时还联手南方新媒体,拥有数百万小时海量版权内容,并且拥有NBA直播、录播等独家资源。此外,在渠道方面,雷鸟有京东、天猫两大电商平台的支持。

TCL集团副总裁、TCL多媒体COO兼中国事业部总经理王成介绍称,在这三年里,TCL在数字中间件和互联网中间件这两方面都取得了国内领先的积累。譬如,“我们给欧洲开发一款新的产品,其它厂家要做半年把互联网东西都做好,在我们这里不到两个星期就可以做完”。

在谈到新品的毛利率及差异化问题时,雷鸟科技CEO郭彤表示,互联网电视已经发展了三四年的时间,以小米和乐视为代表的厂商经历了前一段时间的供应链危机,而传统厂商迅速崛起,在上游供应链能力和各方面,TCL给雷鸟非常强大的支持,因此并不担心毛利率问题。另外,雷鸟采用不一样的模式和玩法,把内容、用户、广告、会员进行更加极致和产品结合,融合程度更高,这是雷鸟的差异化。

售价3299元起的雷鸟电视到底能保证多少毛利率,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郭彤对这系列新品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在提到2017年目标的时候,郭彤甚至放出豪言,“雷鸟2017年的目标是,跟互联网电视厂商较量,包括乐视、小米、微鲸等,希望能超过他们。”

不过,有网友认为,雷鸟这个目标定得过高,短期内就超越乐视小米显得自不量力。以乐视为例,2014-2016年,乐视超级电视销量分别为150万台、300万台和600万台;对于今年的销量目标,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提出了“保7争8”的目标,即“保700万台,争800万台”。


行业洗牌加速,小米乐视们都不好过

目前,对雷鸟来说,它只是互联网电视领域的新晋品牌,未来能发展成什么规模还有待观察;对于其未来的发展前景,有观点认为其值得被看好。一位电视行业分析人士称,一方面,TCL在电视行业有着20多年的经验,对雷鸟而言无疑保障了其硬件品质。另一方面,腾讯视频和优酷的内容支持也是亮点之一,帮助雷鸟做到了软硬兼顾。

然而,即便是含着金钥匙出生,雷鸟也不可能一直在温室里长大。目前,身处整个互联网电视行业,雷鸟必然不能回避激烈的竞争及行业洗牌加速问题。

在互联网电视领域,不得不提的两大巨头就是乐视和小米。早在2012年9月,乐视网宣布成立乐视致新,成为第一家进军智能电视领域的互联网公司;此后,小米电视和乐视电视经过多轮价格战已占领大部分市场。而在互联网电视品牌崛起后,越来越多的传统电视厂商也前来试水,给市场带来新的冲击。在此环境下,小米乐视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2016年年底,受上游液晶面板等原材料涨价的影响,以乐视为首的互联网电视多次提出涨价,被用户抱怨;同时,乐视系多个子生态陷入资金困局当中,乐视电视也或多或少被质疑过存在资金问题。

而标榜不涨价的小米也在今年开始悄然提价,遭大量用户吐槽。这直接导致,素来以价格优势抢夺市场的小米电视逐渐失去了低价这一“利器”。此外,由于小米电视几乎没有公布销量数据,它到目前仍难以摆脱销量不济的猜测。

面对大环境的改变,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曾表示,互联网电视市场已成红海,行业将进入洗牌期;在激烈竞争下,各品牌将很快面临转型。

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越来越多的业内大佬逐渐开始认同此前海信集团总裁刘洪新做出的预言,他们认为,互联网电视品牌最终能活下来的不超过3家。

依此来看,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即便是带着先天的优良基因入局,TCL携雷鸟能否搅动小米乐视们的江湖,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