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原创】 《音乐大师课》:少儿音乐电视真人秀的新范本

受众研究中心2019-09-07 12:27:57

点击关注“受众研究中心”哟~


《音乐大师课》:少儿音乐电视真人秀的新范本

本文系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中国电视真人秀的当代文化价值取向透视》项目编号14CC105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李翔,江苏师范大学传媒与影视学院教师,中国传媒大学受众研究中心应用传播学2008级博士

摘  要:凭借着精彩的节目创意、天籁动听的孩童音乐、深入人心的情感释放、经典怀旧的歌曲演绎、善意真诚的品质打造、寓教于乐的价值取向,《音乐大师课》开播至今获得了观众的肯定与热议。本文从节目模式创新、内容呈现、价值构建三个层面对《音乐大师课》进行深度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对少儿音乐真人秀节目的发展策略进行谏言。


关键词:《音乐大师课》 模式创新 价值构建 内容表达


2015年明星真人秀节目大行其道,霸屏怒放,但是真正深入人心、获得认可的节目却寥寥无几,大部分明星真人秀节目,无论是亲子互动还是海外穷游、无论是户外游戏还是室内竞技,总体上呈现出有关注但无反响,有话题但无热议的问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2015年7月下发了《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电视真人秀节目创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关注普通群众,避免过度明星化。要摒弃“靠明星博收视”的错误认识,纠正单纯依赖明星的倾向。可以说该《通知》既是对当下电视真人秀节目创作误区的一种提醒与矫正,也是对今后电视真人秀节目创作方向的一种启示与引导,即素人真人秀应该成为电视真人秀节目创新的下一个增长点。①


在国内的素人真人秀节目中,以少年儿童为参与主体的节目数量乏善可陈,还有待于进一步开发,而北京卫视的《音乐大师课》则为少儿电视真人秀节目的开发与创作提供了可借鉴之处。它以少年儿童学习和演唱经典歌曲为核心内容,以“去功利化”的宗旨创新了音乐选秀的节目模式,以美好情愫的传递奠定了节目的情感基调,以真诚的态度与真实的感动沁人心脾,以经典音乐的完美发声诠释了中国音乐的博大精深,成为了此类型节目的新范本。


一、模式创新  打造无功利色彩的儿童音乐秀

电视节目模式创新的重要性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与观众日益求新求变的收视心理作用下已经愈加重要了。作为电视节目的程序软件,电视节目模式的创新已成为当前各种类型节目之间相互竞争、吸引受众、抢占市场、制造影响的重要手段之一,因为无论面对观众的任何收视心理需求, 都必须转化成相应的节目形态, 才能被观众更好地理解和接受,进而达到传播的理想效果。由于近年来真人秀这一节目形态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受推崇的电视形态,优秀的电视真人秀节目不断成为电视观众获得快乐体验和启迪思索的承载体,所以少儿电视节目模式创新也朝着真人秀的方向进行转变,北京卫视的《音乐大师课》就成为了最新范本。


《音乐大师课》作为一档以少年儿童参与为主的音乐真人秀节目,它的最大亮点在于取消了淘汰、晋级、PK、辣评、一夜成名等传统音乐选秀节目的固定标配,取而代之的是音乐课堂与汇报演出这样的新颖节目模式。《音乐大师课》每一季都邀请四位知名歌手作为音乐导师,辅导16位热爱歌唱的青少年学习与演唱中外经典歌曲。同时在每一期节目中,经典歌曲的原唱者、知名词曲作者、老一辈歌唱艺术家、儿童教育工作者等人纷纷坐镇节目现场,聆听孩子们的动情歌声,给予孩子们鼓励与关爱。在每一期的汇报演出之前,节目都用了大量时间真实完整地呈现了教学过程,在温暖走心的氛围中老师们循循善诱地教导,孩子们一丝不苟地学习。这样的创新节目模式削弱了以往音乐选秀节目浓厚的功利性色彩,有利于纠正青少年一夜成名的错误观念,让他们在音乐导师的帮助下深入学习经典音乐的创作背景,感悟经典音乐的情感表达,尽情享受音乐带给他们的快乐与感动,同时也将自己的感触和体会通过歌声传递给电视机前的观众。


在当前电视荧屏音乐节目竞争白热化的态势下,在刻意迎合市场、热衷比拼颜值、过度炒作话题等非理性操作手段下,《音乐大师课》的节目模式显得格外清新怡人,节目紧紧围绕课堂教学与汇报演出而设计,在校服、书包、上课铃声、徽章、班主任、生活委员等校园符号的包装下,整个节目最大限度降低了孩子们对于功利的追捧,而是静心学习与享受音乐的魅力,提升自身的审美水平。这样差异化的节目模式让《音乐大师课》能够在厮杀激烈的周六晚间档顺利冲出重围,获得观众的注意与喜爱。


二、内容呈现:营造纯净、真诚、动情的音乐课堂

带着无功利色彩的节目模式,《音乐大师课》开启了16位孩子的音乐追梦之旅。这16位孩子个性十足、识别性强,而且都保留着属于他们那个年龄层段的纯真与自然,天真与烂漫。而作为孩子们追梦的引导者,四位明星导师更是兢兢业业,循循善诱,他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与人格魅力拉近了与孩子们的心理距离,用寓教于乐、因地制宜的教学理念促使了孩子们音乐素养的进步,最终师生们用一幕幕别开生面的音乐课堂与一首首沁人心扉的经典歌曲诠释了节目的内容表达的精髓。


(一)童声传唱经典   音乐与知识碰撞

在《音乐大师课》中,孩子们用最真挚的感情演绎了多首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一个个天籁般的声音不绝于耳,余音绕梁,带给观众的则是惊喜、赞叹与感动。例如第一季节目中,唐子宜演唱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周安信演唱的《天之大》都在微博与朋友圈中被广为转发,两首经典的表达母爱的歌曲调动了所有观赏者的情绪。在第二季节目中,“好声音”更是接踵而至,震惊四座,如新疆“小太阳”迪利亚演唱的维语版《向天再借五百年》和《我的太阳》荡气回肠、“小侠女”阿果演唱的《不要怕》空灵穿透、“静默男”宋亚轩演唱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清脆透明、王浩丞演唱的《父亲》深沉有爱⋯⋯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的童声将经典进行了完美诠释,孩子们固有的真诚与纯洁也深深吸引了观众的注意。

当然,为了更好地让孩子们演绎经典歌曲,除了在音乐课堂上明星老师会讲授跟歌曲有关的知识外,节目组还会在每一位孩子正式演唱前播出一个短片,对孩子们要演唱歌曲的创作背景、词曲的含义与表达的意境、歌曲的地位都做了简要介绍,音乐与知识的碰撞不仅仅有助于加深对经典歌曲的理解与认知,同时也是栏目组对中外经典歌曲的一次细致的梳理与审视。


(二)音符讲述故事   旋律与情感交融

《音乐大师课》这个节目之所以广受好评,除了孩子们本身天籁般的歌声外,歌曲背后一个个温情故事的动情诉说则让这档节目有了更多的温度与能量。节目用音符讲述故事,用旋律交织情感,最终促使观众产生情感认同。

在第一季的节目中,周安信以一曲《天之大》唱出了对母亲的深深爱意。他曾抱怨自己的妈妈会凶自己打自己,而老师林志炫则向他耐心解释,告诉他妈妈凶他的原因是他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一些本领。在演唱完《天之大》后他的一句“妈妈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妈妈”让无数观众泪洒现场。长期与父母分开的吴子安以一首《我想有个家》唱出了自己对于一个完整家庭的渴望;10岁的宫瑜聪用一首《梦驼铃》表达对过世爷爷的思念,在现场她回忆了爷爷生前与自己相处的点滴生活,泣不成声。在第二季节目中,先天小眼球发育不完整的何陈奕珂受到了观众更多的关注,这个视力存在严重问题但是依然活泼乐观的女孩用歌声告诉观众,她的世界依然五彩缤纷。在贴切的歌词与熟悉的旋律中,她动情地为自己的妈妈演唱了一首《你是我的眼》,表达对母亲的感激之情。

苏珊·朗格在《哲学新解》提出这样的观点:每一段有意义的音乐都是象征,它象征了情感的形式。②《音乐大师课》让孩子成为舞台的发声者,通过一段段源于内心的动情歌唱,实则表达了他们对于祖国、家庭、亲情、友情的心声,音乐与故事融为一体,传递出人世间各种美好的情感,为观众制造了情感共鸣。


(三)情境教学助推沟通    师生同唱和乐融融

《音乐大师课》的导师都是乐坛唱将,他们的音乐素养与人生经历使得孩子们在学习与演唱经典歌曲时受益匪浅。在情景教学环节中,四位导师也是绞尽脑汁,针对每个孩子不同的性格特点选择因地制宜的教学方式,为了达到最佳效果可谓是煞费苦心。林志炫在教导学生演唱《蝴蝶飞呀》时,便在教室里放飞了真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的氛围中林志炫给孩子讲起了“破茧成蝶”的故事并以此来激励孩子的演唱。在教授周安信演唱《天之大》时,林志炫则播放了一部叫做《小鹰学飞》的动画片,从而让周安信能够理解妈妈平时对他的严厉。韩磊在教授吴俊飞演唱《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时,亲自带领他来到八一影视基地参观,让他爬土坡钻地道,体验铁道游击队员的战斗经历,从而帮助他可以更加形象地记忆歌曲。杨钰莹、曹格、萨顶顶、古巨基等音乐导师在情景教学过程中则是采取温和的态度与指导学生谈心聊天,拉近与他们的心理距离,然后再有针对性地进行指导,在整个辅导的过程中注重倾听孩子们的心声,肯定与鼓励孩子们的真实想法,整个教学课堂变得妙趣横生、温馨盎然,孩子们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掌握了歌曲的演唱技巧,了解了歌曲的背景与意境,体会到了人生道理。


到了汇报演出环节,师生同台共同演绎经典歌曲也成为一大亮点:古巨基为了让自己指导的学生更好地演唱《龙的传人》这首歌亲自上阵擂鼓助阵,韩磊与来自内蒙古的小汉子阿迪亚共同演绎《草原上升起了不落的太阳》,在邓丽君专场节目中,四位明星老师与孩子们携手演唱《我只在乎你》表达对这位传奇歌者的敬意。这种师生同唱一首歌的画面时常出现,孩子们与平易近人的老师们载歌载舞,嘹亮的歌声、灿烂的笑容、真挚的目光、默契的配合构成舞台上最和谐最温暖的一幕。

三、价值构建:不忘初心  回归音乐与教育本身

罗曼·罗兰曾说过:“灵魂最美的音乐是善良。”一档直指人心的音乐节目要想获得大众的认可,就必须深挖音乐的魅力与价值,让观众感受到节目的诚意。在《音乐大师课》的舞台上,音乐回归初心,它不为名利,只为唤起几代人的集体追忆;它挖掘人性,把最清澈最治愈的感情散播荧屏内外;它引发思考,用歌曲背后的故事诉说折射当下中国家庭的教育问题。节目成功地从音乐入手,以童稚天真的孩子为核心,以师生关系和家庭关系为纽带,以探索寓教于乐的音乐教导方式为目的,用灿烂的音符呈现了众生之美,最终兼具了娱乐、教育、审美的社会功能。


(一) 主题设计颇为用心  流行经典再掀怀旧风潮

在每一期的《音乐大师课》中栏目组都会指定一个演唱主题,如“经典爱国歌曲”、“给我爱的家人唱首歌”、“跨越年代的合唱”、“经典影视歌曲”、“历届春晚歌曲”、“世界经典歌曲”等,特定主题的设计让每一期节目的情感指向与价值导向都更加鲜明,观众也在既定的情感氛围中享受着动听的音乐,品味着真挚的情感。

与此同时,传唱经典音乐的节目主题使得节目每期都有大量耳熟能详的歌曲被重新改编后由孩子们来演唱,如既有经典红歌《南泥湾》、《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也有传唱度较大的爱国歌曲《大中国》、《我的中国心》、《龙的传人》、《东方之珠》;既有富有浓厚少数民族风格的歌曲《在那东山顶上》、《不要怕》、《呼伦贝尔大草原》、《草原升起不落的太阳》;既有激励人心的励志歌曲《隐形的翅膀》、《我的未来不是梦》、《我是一只小小鸟》,也有国外经典歌曲《Moon River》、《You Raise Me Up》等。在明星老师细致耐心的教导下,在孩子们天籁般且极具穿透力的歌声中,不同年代观众的集体记忆被一首首歌曲唤起,浓厚的怀旧氛围蔓延至荧屏内外,经典歌曲营造的怀旧情怀让观众产生了情感共鸣,因为“流行音乐不仅在声音符号体系中具有通俗上口的特性,而且在内容上更反映了不同人的生存状态和情感历程。作为重要的时代能指,从歌唱风格到词曲编排,流行经典将时代的情怀娓娓道来。”③所以在这样的歌曲选择限定下,观众在聆听时也会不由自主陶醉其中,动情之处更是热泪盈眶,由此可见魅力经典歌曲构建的怀旧情怀足以触动心灵,获得认可。


(二)情感真挚传播美好   寓教于乐传承民族文化

《音乐大师课》之所以叫好又叫座,除了成功地利用了经典歌曲的怀旧效果唤起集体记忆之外,节目本身所传播的真挚美好的情感也成为促使受众产生心理认同的催化剂。《音乐大师课》中的孩子们谦虚、自信、有灵气、懂礼貌、知感恩,他们用心演唱的每一首歌都能让观众再一次体会到真诚、善良、美好、和谐、希望,这样的情感释放有助于节目正能量的积累,对于培养孩子高尚的情操、修养与品位,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都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明星老师不再高不可攀,他们是与孩子共同学习、平等交流的音乐老师。他们不仅传授音乐演唱的技巧,更是通过课堂中寓教于乐的教学方式开启了孩子们热爱音乐的初心,培养了孩子们感悟美、发现美的能力。在《音乐大师课》的舞台上,经典歌曲不仅串起了对往昔岁月的记忆,其文化精髓也被一群质朴天真的孩子继续传承下去。因为诸多经典歌曲都蕴含着天地之灵气,闪耀着人性之光辉,它们激发的是对祖国的热爱与忠诚、唤起的是对父母的感恩与孝顺,表达的是对友情和爱情的珍视与爱慕,这无疑又会增强孩子们对中国音乐文化的自信与热爱,毕竟“内心的天籁”远比“歌声的天籁”更值得歌颂与回味。


(三)音乐背后巧设议题   爱与宽容诠释教育真谛

作为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音乐大师课》不仅传递孩子们动听的音乐,而且通过巧设社会议题的方式,让音乐的教育功能得到更大的发挥。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进行音乐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音乐家,而是培养和谐的人。”④所以在《音乐大师课》节目中,音乐的教育功能之一就体现在培养孩子无功利的音乐学习动机。节目希望孩子们可以在音乐的熏陶下,使自己的精神世界更加丰富、和谐、完美,尽情享受音乐带给他们精神世界的平衡与升华。

除此之外,通过孩子歌声背后传达的故事,又让观众认真重视与反思青少年的家庭教育问题,这也是《音乐大师课》音乐教育功能的另一种呈现。《我想有个家》、《父亲》等歌曲让现场聆听的父母潸然泪下,除了内心的感动之外也包含着他们对孩子的愧疚,在孩子们委屈的泪水中观众看到的是他们对于守护和陪伴的期待,而在父母羞愧的泪水中看到的则是他们的反省与后悔,孩子在现场的真情告白与父母的坚定承诺均戳中泪点,这也再次让有关家庭教育的社会议题获得了高度聚焦,同时大手牵小手的画面也再次印证了音乐在传达爱意、融化隔阂、促进交流、倡导宽容等方面的重要功能。

 

传播学者哈•罗德•莫尼斯曾指出:“一种媒介不是某一文化借以发挥作用的中立机构,由于其特殊方式,它是价值的塑造者,是感官的按摩师,是意识形态的倡导者,是社会格局的严格组织者。”⑤作为以青少年为参与核心的真人秀节目,《音乐大师课》用美妙的音符和真诚的态度构建了正确的节目价值取向:传承经典歌曲,分享艺术、增进智慧;助推音乐教育,淡化名利、快乐享受;关注少年成长,重塑品格、提升幸福;反思家庭教育,真情相守、长情陪伴。《音乐大师课》的成功再次证明了主流价值观在少儿电视真人秀节目中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也为今后同类型节目的创作提供了借鉴之处,即勿忘初心,回归本真,传承文化、寓教于乐。



参考文献

①    李翔:《素人真人秀:真人秀节目的探索方向》,《新闻与写作》2015年第11期。

②    章辉:《音乐是否表现情感——西方美学的当代论证》,《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2月19日第682期。

③    张红军、朱琳:《论电视综艺节目对“集体记忆”的建构路径》,《新闻与传播研究》2015年第3期。

④    梅子华:《音乐艺术与青少年素质教育》,《当代青年研究》2006年第3期。

章莲华:《电视文化与青少年教育》,《青年研究》,1995年第12期。


注:本文发表于《中国电视》2016年第8期

本期编辑:陈    婷

监        制:刘燕南


 

    传媒前沿

    一手掌握

中国传媒大学受众研究中心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