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电视,我要去互联网了!

媒玩2018-06-24 11:13:00


这是梅丸君发布272篇传媒观察






再见电视,我要去互联网了。


1

早在2005年,优酷就开始把视频搬上了互联网。那时候我还嘲笑它画质low,内容渣,播放卡,毕竟掌握了覆盖率最广的大众媒体。可我一个趔趄,人家就宣布用户就破亿了。

2

2010年爱奇艺整合再生,视频网站进入到版权引流时代。那时候我觉得,我播一个节目,你们还付费帮我宣传,是不是傻?那时候我觉得,明明电视上会播出,为什么观众要去网上看,是不是傻?可我没看到的是,流量的产生就有了变现的潜能。

3

当越来越多的人放弃直播守候,视频内容价格被哄抬。我终于意识到内容价值时,又开始高呼“内容我为王”。不信你看网络上那些棚内综艺、网络剧,都是些什么粗制滥造啊,要明星没明星,要爆点没爆点。要说视频大片,还是电视的好。

4

移动小屏时代,敏感的互联媒体早已布局完毕。可是我坚持认为,客厅那块大屏幕永远不会消失。但是我忽略了,当人们近距离看手机时,即使是小屏幕也会变得很大。

5

当所有小屏幕端口瓜分完毕后,他们终于开始觊觎我们的客厅了。山寨的非山寨的电视盒子一年之内风行全国,有线广电接入份额大幅度下滑。但是我们终归是不怕的,因为我们有总局做“靠山”。总局说,视频要进客厅必须要牌照,你有了牌照,你还不能随便乱接入口。

6

我们好不容易守住了最后一块阵地,可是原有的人才与资本已经暗流涌动,弃我们而去了。终于有一天,有过出色战绩的幕后团队统统跳槽去做了强大的网综、网剧,以制播分离为名,完成了最核心生产力的流动。终于有一天,曾经引以为傲的名主持名记者纷纷出走,以理想为名,去了更需要他们的地方。

7

天然的互联网基因让他们变的更加强大,你终于知道了“台网联动”从来都没有先后关系:电视里有了台网合作研发的节目,甚至网络节目开始反向输出电视。回头一看,左手渠道,右手内容,哪块还在紧拽手边?我们的主动权去了哪里?

8

在资本家里,注意力已经慢慢移开了你。广告收入持续下滑,即使有那么一两个佼佼者靠着赢家通吃赚了点钱,也都拿来填补拖后腿的赤字。内容在分众传播时代,即使是客厅空间也无法团结家庭全天候接受同一个信息。这个道理,一届春晚就能证明。

9

在政治家眼里,我们已经成了差等生。总书记用826决议督促我们改变。我们终于开通了微博微信客户端,这就叫全媒体矩阵。我们在每个作品中用上二维码,或者摇一摇咻一咻,这就叫多屏互动媒介融合。可是,在产业经营和传统媒体业务之间,我们终于转型成为了一个东墙补西墙的“怪胎”。如果没有成为下一个谷歌BAT,请永远没资格叫“转型”成功。

10

在大V眼里,他们终于厌烦了“鱼缸”里的生活,前赴后继从体制跳离,段暄、郎永淳、张泉灵……他们要去阿里巴巴,就算梦想没有实现,至少还有马云粑粑。他们要去百度,万一研发的技术比阿尔法狗还厉害呢?他们要去腾讯,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微信。

11

在传媒学子眼里,这里不再是人生就业的第一选择。他们明白,学生时代的新闻理想,抵不过互联网的高薪。他们知道,即使纵身怀十八般武艺,抵不过一纸命令。他们学会,在惊慌失措的世界里,要学会隐藏秘密。生活与社会高压,会让梦想奄奄一息。




你问我为什么要离开?


因为我怕还没来得及年轻,就已经老去。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


独立传媒观察平台“媒玩媒聊”(ID:MediaForU)独家内容,仅供学术交流使用。未经允许,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