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 | 好奇害死猫,看电视杀死脑细胞

心智棱镜2018-07-22 12:47:44

第一次在厦门吃到一种叫释迦的热带水果时,作为甜食爱好者的我感到由衷开心,从此在脑子里把释迦与甜上了等号。知道这种水果的名称时,我猜测这种水果得名于它的外观,表皮的突起让水果看上去有如佛头,后来查证,果不其然。


《大佛普拉斯》中有一名角色名叫释迦,是个在荒废灯塔栖身的流浪汉,来路成谜。当我在这部电影中听到释迦这个词,联系到影片中角色的身份定位,先前释迦这个词所代表的甜重重稀释,这一次释迦让我感到了一些涩。


《大佛普拉斯》讲了一个非礼偏视偏听的故事。在佛像工厂做门卫的菜埔,有一个拾荒为生的老伙伴叫肚财,两人为数不多的消遣是晚上在菜埔值班的岗亭看电视。但是有一天电视坏了,无聊到爆炸的肚财怂恿菜埔去偷老板汽车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来看里面的视频。菜埔照做。经由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两个老伙伴窥听到了菜埔老板也就是佛像工厂主猎艳的细节,窥听满足了好奇,撩动了欲望,却也在二人乐此不疲之际透支代价,终于有一次,行车记录仪的视频画面不再是挡风玻璃、雨刮器、长长的道路,音频不再是老板与不同女伴活色生香的对话,而是老板在深夜的工厂内、车灯前、身首尚未合一的佛像下杀死了一名女伴。


第二天佛像工厂的工人们上工时,惊讶于佛像已经身首合一,这时候老板站出来,说焊接是自己连夜亲力亲为。佛像身外是众生,佛像身内是一具女尸。佛像工厂主行凶犯罪,在显示器前目睹全过程的菜埔和肚财负疚,负疚于八卦之心让自己沦为对凶杀案知情不报的协同犯,而之所以知情不报,是因为菜埔要赡养自己的老母亲,不能丢了饭碗。


电影结尾,肚财开摩托车出了车祸殒命。和流浪汉释迦为肚财送葬归来,菜埔去了肚财身前的住所,床是一个太空舱,里面堆满肚财闲时夹回的娃娃,这时候响起一句画外音,大意是太空探索时代,人能够飞到天外,却不知他人的内心。电影中佛像工厂的老板有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工商社会,时间宝贵。


菜埔和肚财在电视坏了之后去偷菜埔老板车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是因为肚财说电视就是把行车记录仪的内容拿来播,从这个细节可以知道,菜埔和肚财平时看的主要是民生新闻。在新浪微博搜索关键词「台湾 行车记录仪」,可以看到《台湾妹子全程freestyle指挥男友开车》《行车记录仪直击地震倒楼瞬间》这样的视频。台湾的公立与私立电视台众多,饱和市场上各家电视台广告招商的竞争非常激烈,但是无论电视剧播出还是电视节目制作,电视台之间基本也是同质化竞争,所以电视台在招商上也形成了割据的局面,这也意味着多数电视台都会有自己的稳定客户,但客户池不算大,结果就是各家电视台制作节目的经费都相对有限,所以电视台会主打制作成本比较低的谈话类节目或者新闻节目,号召观众进行有偿视频投稿,既有利于减少节目制作的人力成本,也能够通过与观众的互动培养一定的投稿群体与收视群体。然而投稿者如果要去寻找新颖的题材,比较耗费时间与精力,对缺乏一定专业训练的人来说门槛较高。有别于单纯记录路况的视频,如果行车记录仪捕捉到了司机与乘客用freestyle互动、或者自然灾害突发这样「正常状况之外」的信息,这些信息在内容的差异性上达到了上电视的要求。基于以上原因,行车记录仪内容进入台湾民生新闻的频率比较高,所以在电影《大佛普拉斯》中肚财会有新闻内容就是行车记录仪内容的直观感觉。


无聊要看电视消遣,电视坏了要看行车记录仪的内容,所以,电影《大佛普拉斯》中菜埔和肚财两名角色的设定,应该是没有智能手机。在他们经常光顾的便利店的门口,招牌上写着「WIFI」的字样。如果菜埔和肚财拥有智能手机,对于电视节目也好、他人车上行车记录仪的内容也好,他们应该没有执念。


根据观察者网2017年初发布的对各省2016年GDP总量的汇总报道,台湾2016年的GDP总量高于四川,略低于河南,在全国范围内居于第六名,第一名是广东省。川豫都是人口大省,在人均GDP上,台湾是遥遥领先川豫的。在人均GDP很高的地方,菜埔、肚财支付不起智能手机的费用,这其实是说得通的。那在人均GDP没有台湾那么高的内陆省份,和菜埔做同样工作的保安群体中,智能手机普及率肯定不能说低,这是为什么?除了能够承受上网包月资费、很多公共场所有免费WIFI,我想其中一个原因还在于曾经的山寨大户华强北就像一条鲶鱼,刺激了正品手机工厂在入门级的千元机和甚至不到千元的百元机上发力。因为大陆市场有纵深,从高端到入门级的手机,各种机型都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各大国产手机品牌会在不同的市场上精耕,精耕降低了边际生产成本,这进一步加强了入门级手机的价格优势。如果菜埔不是生活在台南,而是在川豫这样的内陆省份做保安,市面上从几百元到千元的高性价比手机比比皆是,各大运营商推出的各种上网套餐也是琳琅满目,菜埔总能用上自己的智能手机,也能够和自己的伙伴肚财分享其中的精彩,不至于沉迷电视或者对他人行车记录仪内容的偷窥。


如果菜埔和肚财生活在大陆省份,他们能用智能手机来增添生活的娱乐与便利,通过智能手机来增加财源的可能性也会增加。善于抓娃娃的肚财,可以在快手上开通账号,直播抓娃娃的瞬间,分享抓娃娃的攻略,甚至对当地各处抓娃娃机的抓力、机器内娃娃的外观特点做测评,有可能他能吸引到愿意打赏的观众。在电影中,肚财为值晚班的菜埔捎来路上买的咖喱饭便当,菜埔抱怨便当已经凉了。如果两人有智能手机,如果他们享受到了外卖送餐带来的省脚力的便利,如果他们吃上了外卖师傅从保温箱中取出的热腾腾的饭菜,他们就不会碰上自己出门买便当、便当在路上被风吹凉的糟心事。两人也可以加入送外卖的大军,多劳多得。


在电影结尾,肚财车祸去世后,菜埔去肚财的住所凭吊。菜埔第一次踏入肚财的家,第一次知道肚财的床是太空舱的外形。太空舱是个符号,导演大概想表现出肚财感到自己身在人世却浸没在宇宙般巨大的孤独,或者想表现肚财想要隔绝人世的喧嚣、飞向宁静的宇宙。其实,载人航天器在宇宙飞呀飞,最重要的就供氧、续航和导航,这三件事都需要无比扎实的地面准备工作。如果肚财真的有供氧、续航完善的太空飞船,他要飞向哪里呢?


网络时代,善用APP。在地球上努力求存吧,抑制对他人私密的八卦之心,少看电视,多深度阅读、多做实事。


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7_01_27_391590.shtml

2016年各省GDP排名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