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惊人漏洞:1块钱能买1万直播粉丝

亿邦动力网2019-01-15 13:57:52


在这里读懂电商


在网红与直播齐飞的时代,国内的直播平台们似乎走上“人生巅峰”了。吃个饭、嗑个瓜子、喝个咖啡……这些鸡毛蒜皮的内容直播点击率都是以万为单位的。有点来头的就更厉害了:米未传媒创始人、《奇葩说》主持人马东作客“映客”直播,观看总人数达到了240多万。


然而,近期也有业内人士开始质疑:视频直播已经开始出现泡沫。买粉、买观众、刷榜、贱价买虚拟货币……一系列“虚火”现象让视频直播的运作机制、商业模式弊端都逐渐暴露出来。



买人气:上万粉丝实为“机器人”


有知情人士向亿邦动力网透露,目前各大直播平台的热门主播背后往往有团队在运作,对主播进行包装、推广。甚至不乏有经纪人团队为主播进行统一买粉、买道具,主播所得收入再跟平台进行分成。值得关注的是,淘宝成为直播粉丝、人气交易的重要平台。


以目前国内最大的直播平台之一“映客App”为例,亿邦动力网通过淘宝搜索显示,不少店铺都有帮助平台主播买粉、刷分,甚至“上热门”的服务。这些刷粉商品,动辄超过2万次的交易量。


花钱买人气,大概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买粉丝,目前淘宝的市面价格是“1元=1万粉(关注人数)”;


第二个层次是买人气,有了粉丝还不够,直播的时候有人实时观看才是王道。据悉,目前淘宝买直播人气的价格是“10元=6000人气(进直播间观看人数)”。


 

亿邦动力网进行了实测,分别购买了1元的粉丝和10元的直播间人气,短短十分钟内,粉丝数从0涨到10032,直播间人数也瞬间增加到5575。


然而这还不是买人气的“最高阶”,因为尽管测试直播间已经有5000多个观众,但仍没有上热门排行。且这5000多观众与直播间并无互动,疑似僵尸粉。随后,亿邦动力网再次咨询淘宝客服,被告知要保证上热门需购买另一种套餐含4个档次,带来的人气分别为1万、2万、4万、5万。


这也就是直播买人气的第三个层次:买“热门”——钱花到位,才能真正在直播平台排名靠前,成为热门主播。


据亿邦动力网了解,通过淘宝买“人气”“上热门”已经成为视频直播平台行内的“共识”。一位在多个直播平台直播的女网红告诉亿邦动力网,除“映客”外,其他直播平台也可通过淘宝网购买粉丝和人气。如虎牙直播、斗鱼直播、熊猫TV等,各种1元商品付款人数皆在千人以上。


实际上,淘宝不仅可以廉价买到人气,还可以廉价买到直播平台的虚拟货币,例如映客的“钻石”,有了钻石,观众才能购买虚拟礼品送给主播。一位长期“泡直播”的观众网友称,要想给主播送打赏,必须通过钻石购买直播平台提供的虚拟礼品。这些礼品价格不一,少则几十颗钻石,多则上万。“主播不断地在屏幕里呼唤观众‘宝宝’,并要求打赏,一些‘土豪’观众则抛出价值几万钻石的虚拟游艇或者法拉利跑车,以博得美女主播的欢心。”


据亿邦动力网了解,虽然映客在天猫开设了官方旗舰店,用户可以在线购买“映客钻石”,但在淘宝上,这些钻石却被贱卖——在天猫旗舰店6元钱能买到60个钻石,而在淘宝,2元钱就能买到60个钻石。


规则下钻漏洞 责任在谁身上


淘宝卖家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廉价卖直播粉丝、卖虚拟货币,背后是否有规则约束?


亿邦动力网调查发现,淘宝规则中关于虚拟类“炒作博客人气、炒作网站人气、代投票类商品或信息”有明确规定:“代刷粉丝及代认证的服务都是不可以发布的。代刷粉丝为炒作人气商品,违背公平原则,代认证涉及到个人身份信息的泄露,因此请不要发布。”


由于直播从今年才开始大热,淘宝规则中尚未将直播粉丝、货币等列入虚拟物品,对此还未有明晰的表述,这也让部分淘宝卖家有漏洞可钻。



直播泡沫不容忽视注重内容才能胜出


《2016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中指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此外,巨额资本加持直播行业,YY、斗鱼、花椒直播、熊猫TV,甚至百度、阿里巴巴、小米都纷纷加入,也让国内直播行业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


“每当一个互联网行业兴起的时候,总会涌现大量的泡沫,直播也不例外。”一位正在寻求融资的直播平台运营负责人告诉亿邦动力网,很多直播平台为了捧红主播,索性和主播经纪人联合“买粉”,“主播一心追求成为网红,攀比人气的结果最终是催大了整个直播平台的流量。”


因此,与经纪公司签了合同的新主播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有业内人士指出,有的经纪公司会对主播每月的业绩有所要求。观众的礼物是他们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收到的礼物少,意味着收入也很难抬高。“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是一场流量游戏。主播和天猫平台上的商品一样,都有头部效应,遵循‘二八法则’。20%的主播覆盖 80%的用户和收入,10%的主播是平台最重要的资产,头部主播是平台的生存之本。”前述直播平台人士说道。


业内人士分析,直播的泡沫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直播平台的资金进少出多,为了平台的发展,必须出大价钱买下真正当红的主播。但随着主播的身价水涨船高,哪家给钱多就去哪家,平台就面临着留不住人的问题。

 


部分直播从业人士还向亿邦动力网指出,直播方兴未艾,但泡沫初现:


第一,虚假人气构成的平台虚假繁荣,以及虚假估值——这是直播平台融资、主播拉广告的基础,但真正的活跃度却远远不够。优酷来疯CEO张宏涛认为,未来直播平台要注重内容才能胜出。“现在请很多明星花很多钱去做直播,在我看来就是纯粹烧钱。未来成为主体的是有一定的才能、在现实中很难找到变现的机会的人。”


第二,直播软件目前仅仅依靠虚拟礼品变现,不足以成为商业模式,其闭环也没有建立。花椒直播CEO吴云松判断,尽管现在大部分移动直播的主力内容都与秀场模式相似,但是他认为秀场这样的商业模式太初级,未来广告和电商模式会成为主力,而打赏只是一个辅助。


第三,直播的价值尚未得到真正的释放和体现,单纯的游戏直播、网红主播都只是比较初级、粗放的模式。此外,直播还常伴随着一些不健康、大尺度的内容,面临监管风险。亿邦动力网获悉,日前,40名违规主播因为直播内容涉黄被永久封禁,涉及六间房、酷我、花椒、在直播、映客、69秀、陌陌、咸蛋家、黑金直播9家网络直播平台。


YY游戏直播创始人吉丰曾透露,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视频直播以暴利存在,有自有流量的平台甚至推广成本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其他运营成本不超过 10%,意味着有 30%以上的纯利润。他还用《琅琊榜》的比喻来解释直播模式:


“以妙音坊举个栗子,宫羽姑娘某夜在妙音坊进行歌艺表演,有数百号粉丝慕名而来,粉丝里有找乐子的老百姓,有真正懂音律的乐迷,有真正的偶像粉丝,有腰缠万贯的达官贵人(现今美其名曰 “土豪”),一个场子每人的马斯洛需求都是不一样的。假如妙音坊和宫羽姑娘不收门票,他们该怎么做生意呢?


妙音坊的老板心理很明白,只收老百姓的茶位糕点费明显是不够的,妙音坊的观众再多也难达到规模效应,从老百姓手里收不到几个钱,要收钱就从金字塔顶尖收,老百姓充当下绿叶烘托氛围就蛮好。


于是乎,老百姓是可以免费送掌声的,粉丝是可以花小钱送花的,而土豪则需要成为尊贵会员方能享有雅座包厢,为获得头牌的青睐和被全场观众的瞩目,土豪还要根据现场剧情需要,送上价值千金的礼物和宴请全场,以凸显自己尊崇地位……为了继续增加土豪数量,刺激土豪挥洒金钱,光有宫羽姑娘一个不够的,妙音坊还会有小乔、貂蝉、玉环姑娘,妙音坊每年还会进行头牌、榜眼、探花的排位赛以及新人选秀活动,而排位之争、新秀活动,其实就是每位姑娘背后土豪们的财力之争、面子之争、肾上腺素之争。”


亿邦动力网了解到,虽然直播争议颇多,国内也有成功的直播案例。如欧莱雅曾试水直播营销,通过直播明星们在走红毯前的化妆梳理过程,插入介绍他们使用的各种欧莱雅化妆品。结果,欧莱雅在官网和天猫店同步上线促销活动后,交易量暴增,其美拍直播账号的粉丝也从几千飙升到28.3万。而美宝莲一场对Angelababy的2小时直播,更是带来了超过500万人次的观看,最终卖出10000支口红新产品,转化实际销售额达到142万人民币。

觉得不错,欢迎转发

有什么好的见解

请在文末的留言区留言

亿邦动力网

电商重磅,微信首发。

爆料邮箱news@ebrun.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