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撤掉电子版拯救纸媒:中国版权保护的重大突破

中广协报刊分会2019-06-22 07:45:12

大事发生,不是在喧闹时刻,而是在宁静时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认可科技期刊电子版“拖延”,这是中国版权保护的重大突破。

 

“一定期限”专有


2012年6月12日,《国家社科基金学术期刊资助管理办法(暂行)》第二章第十二条:“获得资助的期刊……须将每期刊登论文的电子版,及时提交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资助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2015年11月3日,《关于准确把握科技期刊在学术评价中作用的若干意见》第二部分第六条:“强化科技期刊数字出版和网络传播,……大力推进将科研成果在发表的一定期限内存储到开放的公共知识库,实现科研成果的公共利益最大化。”


3年前要求“及时”上网,3年后认可“一定期限”,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时刻,中国版权保护有了重大突破。五部门文再次肯定版权的根本属性:一定期限的专有性(期限内是私权,由版权人垄断、独占、排他,不上网);期限外的共享性(期满后私权终止,进入公共领域,开放,上网)。之所以重大突破,这是版权理念同国际接轨。直言之:专有以激励原创,开放以促进传播。专有与开放是矛盾的,一定期限,正是协调这矛盾追求“公共利益最大化”。


三代电子版 自毁版权


一定期限——说出来就点得着火,照亮电子版迄今已3代。这是第一代电子版,PC端的PDF版奠定的。第二代:移动端的App;第三代:中央厨房。

 

中央厨房“滚动采集、滚动发布、多元呈现、多媒传播”,现多关注其生产流程,我关注其完整复制电子版基因:更快、免费、所有;如果这“供给”方式不改变,对纸媒的损害比前两代还大,因中央厨房覆盖PC和移动端。新闻作品,通讯可浓缩为消息,消息可浓缩为简讯,你把“核心信息”放弃“专有”,连半成品都“开放”得铺天盖地,谁还买你的报纸?

 

电子版三代同堂,基因同危害也同,其通过4个环节:合成的谬误、网友免费拿、网偷组织偷、依法难维权——彻底毁掉了版权。

 

合成的谬误。电子版,中国比美国还盛行。人家的App不少收费,这就杀死一批第二代;中央厨房,人家仅有尝试,我们接过来大搞。为什么?背后有中国逻辑。电子版的传播理念适用于两类信息:宣传性信息、公益性信息,三代电子版,都有传播它们的成功案例。

 

但是,由于某一原因对部分对,便据此认为对整体也对,就犯了逻辑错误:合成的谬误。以为画出最美的眼、唇……合起来就是绝代佳人,就是这谬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整体会产生部分不具有的协同效应。把适合两类信息的传播扩大为电子版,其整体效应,是制造版权的对立物。

 

网友免费拿。砸脚即自毁版权。版权作为财产权有多种,毁什么?首先自毁发行权。香港《信报》创办人林行止说:“香港报章上网只会抢走本身的生意。以笔者来说,每天花十多分钟已浏览完本港主要报章的新闻与副刊的题目……笔者对这种不必要付费没有代价的‘网上读报’有点歉疚,可是……愈多人浏览网上报章,理论上其广告效力愈大、广告收费相应愈高,想到这里亦就释然了。”

 

这段话信息量很大。作为报人,他有健全常识:电子版就是抢发行“生意”;作为公民,他为不付费“歉疚”,但又被时髦理论说服;同样作为报人,理论又战胜其常识:“理论上”网上更好。电子版并非中国发明,分析过中国逻辑,还得分析全球理论:网上更好。这理论是个“关键假设条件”,它需要实践检验;如果假设错了,就要修改整个战略。

 

但纸媒以坚定性弥补现实感的缺乏,不顾实践检验网上冲,这一次错了,没关系,咱们继续试错……失败之母生失败之子,那是遗传。我找到遗传密码,论证那“关键假设”是错的!报刊无法“弃纸上网”生存,网上报刊广告少、收费难。1995年起全球大搞电子版,20年历史证明,你靠抢发行生意上天堂,没有天堂,唯有抢发行生意。但是,你追逐天堂的理论和行动,把网友免费拿的“歉疚”也打消了,他帮你上天堂——不买报刊。殚精竭虑20年,你终于把免费消费电子报刊的社会习俗给培养出来了。网友边吃免费午餐边抱怨质量差,然后鼓腹等免费晚餐和早餐……

 

网偷组织偷。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许可网上使用作品,就是网偷。彭晓芸的新浪微博:“所有原创媒体、原创自媒体都干不过雇着最廉价小编到处攫取文章的那些小偷们……小偷赃物最多流量最大。”“媒体不是死于网络,而是死于版权保护不力。”但有电子版就“无法”保护!当前的技术社会条件,除极少数例外,上网就是“开放”,它是去“专有”、反“专有”的。遇上有组织地偷你束手无策,偷完他还回头笑报纸“炒剩饭”。再好的原创,只要先上网、后见报,就是为网偷作嫁衣裳,同时自毁第二种财产权——复制权。

 

网友免费拿、网偷组织偷,随之毁第三种财产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毕竟有正派商人来谈判,荆楚网总编辑张先国说:“一些商业门户网站与报业集团签协议,一年只给10万元。”你让网友白拿、网偷大偷,那信息必然泛滥,对其“期望价值”就低,当然压你的价。

 

依法难维权。网偷猖獗,纸媒求助法律。那倒有法可依,我国版权立法愈来愈细、愈严,从早期的《民法通则》,到《著作权法》《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等。但司法就难,据报道,主要因为:一、案件数量几何级数增长,法院受不了,不鼓励诉讼。二、法院立案,原先允许将同一被告的全部侵权报道作为一个诉讼案件,后来改为以每篇文章作为一个诉讼案件,一个案子拆成上千个案子,大大增加了维权成本。

 

我到报社交流常问3个问题:你的纸媒赢利吗、你的新媒赢利吗、你还搞三代电子版杀纸媒多久? 


分类转让信息网络传播权


保卫发行,但多数报刊回不到没网络之前;那就少吃李子多吃桃,少卖了读者,多卖些给网媒,收回信息网络传播权。不管个体还是结盟,都要改革,改现在流行的“一次卖断”为“分类转让”,以尽可能多的形式卖出尽可能多的产品。

 

分时限转让。转让有时限,而当前转让是永久的,一次买断;甚至把电子版上网不管不顾,永久馈赠。新媒体由此茁壮成长,在PC端,用来做“网络新闻专题”,集纳多家报刊的文字与图片,多种报道体裁……纸媒惊呼:海量呀!你愿当大海的一滴水,怪谁!在移动端,用来做“最终页”,即看到文章的页面,文末常有拷贝或链接的“早前报道”或“相关阅读”,以此留住用户,增加移动端的黏性。有需求就好,针对进行供给侧改革,从此转让有时限(馈赠的“早期”电子版更该立马撤掉),超出时限,你要做“网络新闻专题”或“最终页”,欢迎来到转让王国——添酒回灯重开宴!

 

分地域转让。残、拖上网,五大洲都可转让。而我国两岸三地均加入WTO,适用TRIPS协定。中时电子报总编辑刘善群说:“看(我们的)翻爆App,你会发现我们把《环球时报》都放进去了,你现在就不用买了,点进去就有了。新闻是这样看的,你要找哪一天的《环球时报》,就挑到哪天。”——刘先生与《环球时报》想必有转让协议吧?但听合作伙伴这样说自己,总感觉哪里不对……既然两岸三地适用TRIPS协定,要转让,台湾就“独家”给翻爆App,这也是维护对方权利,防止台湾地区其他网媒侵权。

 

分内容转让。向奥运会学习,其电视转播权分三类:赛事新闻报道权、画面集锦使用权、转播权。电视使用比赛画面超过3分钟,必须购买赛事新闻报道权;集锦超过15分钟,必须购买画面集锦使用权;实况转播或录播,必须购买转播权。买了转播权,不等于有集锦权,可以自行编制或无偿使用集锦。⒁奥运会能如此是无可替代,一家报刊很难,但如有“几家”结盟细分内容——专版、专栏、专题、评论、头条、图片等,“规模”转让“同类”内容,不就类似奥运会的难替代?

 

分媒体转让。新媒体的竞争比传统媒体还激烈,我论述过把面包卖给竞争双方,它们就可以继续打下去,它们斗得愈厉害,对纸媒就愈好。有前面几种细分,面包花色品种更多,更方便把不同面包卖给势如水火的新媒体,以内容激化竞争;或者,付费让我退出,连“不转让”都赚钱。  


作者系四川省社科院新闻所二级研究员

来源:中国记者

《一论:撤掉电子版 拯救纸媒》

《二论:纸媒防御战的第一块盾牌》

《三论:App是报刊战略失误》

《四论:报纸先止血 再复苏》

《五论:中国版权保护的重大突破》


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