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一个全新电视跨年产品的自我生长

冷眼看电视2019-01-15 17:43:42



昨晚,2017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以一身非常正式的西服亮相于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开启了新一场的跨年演讲。

 

一开场,罗振宇继续沿用去年的那句话:“你们哪里是来听什么演讲,你们无非是在时间的长河当中,给自己找一个时间的标识。”没错,大家又如约而至,旨在亲手刻下自己生命长河里的一个专属标记。

 

 

从前年北京的水立方,到去年深圳的春茧体育馆,再到今年上海的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来到了第三年,距离其20年的跨年演讲计划,还剩下17场。

 

时间,过得真快。

 

就像科恩的那首《Anthem》似乎还在去年深圳春茧的上空回响,那句著名的歌词“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还在被人津津乐道的时候,今年的上海,我们又被木心先生的那句“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而感动不已。

 

 

做时间的朋友,才能感知到时间的魅力。

 

除了第一场的水立方,之后的深圳春茧和昨晚上海的梅奔,冷眼君都有幸去到了现场。说实话,这种对过去一年的互联网、创业环境与社会事件进行多维度的梳理与总结的过程,干货和收获都很多。

 

而作为唯一电视直播平台的深圳卫视,也继续为新一年的跨年演讲保驾护航,让更多的电视观众能在一年的最后一个夜晚里,找到一种全新的仪式感。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电视跨年里,深圳卫视不再孤单,浙江卫视的“思想跨年”也加入其中。不过,走到第三年的《时间的朋友》用直播的方式去对应“跨年”这个动作,会来的更加贴切,品牌效应也更强。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用知识和行业思考去重新定义跨年的方式,似乎正在与跨年演唱会形成分庭抗礼的态势。

 


从“五只黑天鹅”到“六个脑洞”

 

我们先来看看昨晚的罗振宇在上海都说了些什么。

 

可能在看过昨晚罗胖演讲的朋友中,会有一部分人觉得今年的内容有点“水”,虽然也有大量的思考,但正能量的东西有点过多,广告也依然不少。

 

但是冷眼君认为,今年罗振宇的内容其实更具有大格局的思考,他不仅聚焦创业者本身,还将创业者们放置于中国的整体环境中去,甚至把中国放到全球的经济环境中去,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洞察。

 

比如针对创业者,他提出了三个思考:

第一、我们不是强者,还能不能登上舞台?

第二、我们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玩法?

第三、跟不上变化,会不会被淘汰?

 

而针对中国的经济大格局,他又提出了另外三个思考:

第四、中国经济增长会不会遇到天花板?

第五、中国经济增长有没有可持续性?

第六、中国能否赢得良性的全球发展环境?

 

正是这样六个提问,构成了整场演讲的主体内容。通过洞察与论证,让大家逐渐看清机会,而这些机会最终只会出现在中国,我们称之为“中国式机会”。

 

 

去年的深圳,罗振宇提出了2017年即将出现的“五只黑天鹅”: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迭代和后真相。应该说,通过一整年时间,罗振宇的预测几乎全部命中,诸多事件的发生都在印证着这五只黑天鹅的出现绝非偶然。

 

而今年,预测不再是黑天鹅事件,而是视野更加开阔的六个脑洞。这包括:动车组脑洞、热带雨林脑洞、比特化脑洞、拔河脑洞、终点站脑洞和枢纽脑洞。

 

冷眼君不是创业与经济领域的专家,但还是具备着一定的基础认知和互联网理解的,在六个脑洞里,印象最深的就是对“枢纽”的解读。《枢纽》是施展老师的新书,其中一个重要观点就是:“中国一直是世界秩序的自变量。”也就是说,只要它变了,系统也随之发生变化。

 

 

这种“自变量”的解读,其实是在告诉世界,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下的重要性,是连接西方发达国家和欠发达国家之间的重要枢纽,是能够填补西方国家与第三世界国家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那道裂缝的唯一角色。但是注意,这个位置不是争来的,而是在世界格局的演化中逐渐形成的。

 

所以随着中国的枢纽角色越来越清晰,这也就是在告诉那些哪怕是刚刚进场的创业者们,不用担心,我们还有机会,因为中国正在参与并塑造全球秩序,“中国式机会”只有在中国的创业者们才能拥有。

 


电视跨年产品的自我生长

 

2017年1月1日,也就是《时间的朋友》深圳场跨年演讲结束后的第二天,冷眼君曾提出过一个概念——全新的电视跨年产品(详情可点击回顾学习)

 

是的,当我们早已习惯了跨年夜只有军备竞赛般的演唱会这一种跨年电视产品的时候,深圳卫视率先另辟赛道,找到了与自身平台调性相符的跨年演讲这种形式。从此,跨年夜的电视荧屏上便多了一个打法完全不同的竞争者。它不是升维也不是降维,就是换了个赛道自己跟自己赛跑,对手想要超越,对不起,你可能连我的赛道都上不了。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两年的直播,电视观众对这种仪式感的认同以及内容本身的认可,都在逐渐增强。如果说互联网的内容是变得越来越垂直,那深圳卫视正在通过这一跨年产品逐步打破圈层之间的壁垒,这也是传统电视媒体的原生优势。

 

冷眼君曾说过,好的节目是会自我生长的,同样的,对于深圳卫视与“得到”联合打造的这款全新的电视跨年产品来说,也在悄然发生着自我生长。

 

在昨晚的演讲过程中,冷眼君认为“终点站脑洞”和“枢纽脑洞”是昨晚演讲的高潮,也是将《时间的朋友》的洞察推向极致的关键点。所以昨晚的罗振宇,正在让跨年演讲的内容端发生着自我生长。

 

同样的,深圳卫视在整个直播支持中,从去年的本土作战,到今年的异地作战,全方位的难度升级,让整个直播团队经历着宝贵的自我生长。除此之外,围绕整场演讲直播,深圳卫视提前一小时进入直播状态,把跨年演讲的边界再次扩大,台前幕后的细节呈现,以及商业层面的合理回报,深圳卫视正在将这场跨年演讲变成一场互动极强的电视狂欢。自我生长的节奏,也因此不断加快。

 

去年时,冷眼君曾对这一全新电视跨年产品有过两个担心:第一,担心电视观众与这种互联网属性很强的内容产生错位,也就是说接受度的问题;第二,担心可持续性的问题。

 

其实随着今年第三场演讲顺利直播,就已经回答了第二个担心。至于第一个,只能说,在一个非一线卫视平台,有如下的实时排名,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其实刚才也说了,深圳卫视是在另辟赛道,但是考量的标准却还是之前的,从某种角度来说,多少有些不公平,所以拿唯一的收视率去考核《时间的朋友》,还是不够全面的,也希望随着新赛道的开辟,全新的考核标准也要随之产生。

 

不过说到这里,解除了去年的两个担心之后,冷眼君今年又有一个新的担心,那就是《时间的朋友》与深圳卫视二者之间的品牌嫁接与认知究竟会有多深?也就是说,如何让《时间的朋友》这个跨年演讲品牌与深圳卫视之间,从单箭头变成双箭头,甚至是划上等号。

 

品牌的联合从来都应该是双赢,所以如何在未来的时间战场上,获取到更多年轻互联网用户对深圳卫视的认知,同时,在经过两年的品牌合作之后,卫视平台如何能产出更深更多的好内容,拓宽品牌的深度与宽度,都是非常关键的。



从0到1我们不擅长,但从1到10000,我们独步天下

 

最后说一点触发了冷眼君对综艺行业的新思考,其实也是一种再次印证。

 

在第一个动车组脑洞里,罗振宇说,“从0到1,我们还不擅长,但从1到10000、到N,我们独步天下。”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我们创造新生事物的能力还不行,但是我们能在既有事物的基础之上,将它发展成众人难以想象的商业巨无霸。

 

有几个例子,

传音手机:这部手机在非洲的占有率超过40%,原因就是该款手机解决了非洲人自拍分辨不清的问题。

JollyChic:一家浙江公司把长三角、珠三角数千家中小制造企业的货卖到中东,成为当地最知名电商公司,客单价极高。

J&T Express:原中国手机公司当地负责人创建的快递公司,短短两年跃居印尼前列

BIGO LIVE:东南亚最大的直播平台,也有中国基因

 

这些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国的创业者是多么的擅于将看似很平常的事情,变成一门全新的生意。在全球商业世界里,当基础设施都已经基本搭建完毕的今天,还想完全创造出新物种,已经非常困难,也就是很难再出现“0到1”的过程了。那么,我们如何让很多不同的“1”变成10000,甚至是N,可能这才是未来商业战场的重要思路。

 

 

同样的,当下的综艺领域,还想创造出完全没见过的节目模式,已经非常之困难了,经过欧美国家多年的研发,你能想象的节目品类也基本做得差不多了。所以,我们不得不购买大量被别人研发出来的“1”,因为我们得首先弄明白,这些“1”是怎么创造出来的。接下来,我们要干的事情就是将“1”改良,变成中国式的,并且将它发展成专属的10000,甚至是N。

 

有两种阶段性结果,一种是从1到10000的过程中,我们自身的技术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其实是必然;另一种就是我们有可能创造出新的“从0到1”,这是基于有大量从1到10000的过程之后的结果。

 

所以有时候对于抄袭,我们似乎可以换一个角度去看待。抄袭当然不光彩,但是抄袭没有原罪,如何做到从1到10000才是未来竞争的主要格局。

 

2017年已过去,经历过的你不必都记住,过去的你不会都忘记。

 

从北京到深圳,从深圳到上海,让我们继续做时间的朋友,明年再会。

 

 


Copyright © 深圳电视机价格联盟@2017